[愛說故事的Ah Sir - 司徒永富]

要一位下屬寫上司很難,寫得中肯更難. 寫一個在社會上有少許知名度,已經有不少文章介紹過的人,但仍要寫, 要發掘他不為人知的一面, 更是難上加難。

 

 

司徒永富,我的上司,全公司上下過千人口中的阿Sir , 與他共事超過十載,由我來執筆,希望多一份真實感。

 

 

常人認為男人口才不及女人,小男孩學講說話總比小女孩慢,我不清楚阿sir小時候說話是否伶牙俐齒,我只知現在的他站在臺上,一開口,那種魅力就隨之而來。他很能說故事,有一次坐他的車、給我發現,在他的車尾廂內有很多故事書,寓言書。

原來故事書不單只小孩看,放在一個聰明人手中,一個簡單的比諭,一個簡單的故事,一碗清湯蕎麥麫就可以變成他月臺時的主題,即使已不只一次聽他在臺上講這個日本小故事,每次講,每次仍被他打動,仍會動容,台下的人聽得入迷,包括我。

 

 

Ah Sir 教我,要打動人心,先由學說故事開始。

 

 

我與他的故事,由13年前開始,人生沒有多少個十年,能跟著一個明星級老細,惹人羡慕。事實上每次看他在臺上說話,台下不少女士帶著傾慕的眼神,百分之二百留心傾聽,我就明白,何以不少人認為我有一份絕世好工。

 

 

或許你會問,台前接受掌聲的他與台下回到辦公室的他有分別嗎? 那份文質彬彬,始終如一,他的口才不單在臺上,也在辦公室內。

 

 

他是一位超愛說道理的老闆,他要你接受他的想法時,會兜一個圈,十個圈, 那怕一百個圈把你說服。

 

 

老闆說服下屬,沒聽錯? 

這是他的風格,作為員工一定覺得很被尊重?那就要看是那一類人,他的兜圈,他的客套,對著急性子的人覺得不夠爽快,對著一些工作拖拉,三催四請才交成績的員工,你會覺得阿sir在縱容他們,因此偶爾會沮喪,懷疑自己是否需要太努力工作!

 

 

但不得不承認,能對著一個不罵人,少黑臉,不催迫的上司,我們真是有福的人。

 

 

Ah Sir 似一個宗教領袖多過似一個管理人,他形容自己是拉登,用思想,用錄音講話去發動神戰,拉登躲在山洞也有其影響力,Ah Sir 在公司不常出現,但他自有死使為他效力。

 

 

做老闆最忌不放手,太過事事關心! 跟著這個老闆,絕對沒有這個顧慮,因為他太放心所以好放手, 交給同事去闖。

 

 

但凡事兩面睇,有人喜歡,有人迷失,跟著一個太放手的老闆,你要學懂惴摩他的想法,心意,也是一門藝術。

 

 

好幸運地,過去十年隨他出生入死,經歷沙士,金融海嘯,舵手掌舵跨過風浪,但總有泊岸的時候,是那一天?

 

 

曾問過Ah Sir,他旦笑不語,或許有些事,有些時間表,大家在心中已夠了。無論如何,珍惜當下,珍惜有幸共事十載,己要感謝上帝的安排。

 

 

<杜淑貞撰文之人物專訪系列>